不曾得到就不会有患得患失的恐惧。

韩婕和她的纸上巴黎

楔子

    我一直想写这么一篇文章,它可以作为读后感,可以作为我部落格的旗舰篇,也可以作为礼物送人。关于这些想法产生的原因,只因为我无意中看到了那篇名为《纸上巴黎》的文章,从此之后爱上了它。写文章的念头就是从看到“巴黎”后开始的。可是,文章稿子拖了大半年都没有完成,我归咎于是我太自卑,说自己怕是写不出像样的文字来衬她的巴黎。最后我才承认,这所谓的“自卑”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理由,真正原因是我太懒,懒到从高中毕业以来没看一页书,没写一页字。终于到自己可以硬着头皮写开头的时候,我选择放弃华丽字眼,放弃最初那种奢侈的效果,单单用掺着错字和病句的平白直叙,来写这么一篇文。

   谨以此文,送给韩婕和她笔下的、我所爱的——纸上巴黎。


A. 纸上

    『似乎一直以来,鲜少出去旅行,却极其向往如此。不管是断桥浮舟,还是明媚春光,都是不错的选择。但最喜欢的还是法国,经历层层穿梭,终点站落在了巴黎。可能是因为欧洲电影中那些色彩明丽柔和的镜头,也可能是因为照片上安静而光鲜的城市。但我还不是个小资的人,有情调却没钱,只能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纸上。也或者,想去看看,仅此而已。』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开头,也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原因,开始了一场浪漫的纸上旅行。

    有时在脑袋里蹦出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

    “你去过巴黎吗?”             “去过。”

    “什么时候?”                  “昨天。”

    “怎么去的?”                  “地铁。”

    “有通巴黎的地铁吗?”          “有。”

    “哪里?”                      “在脑袋里。”

    应该说是在纸上。通往巴黎的机票、铁轨、公交站牌,掺合着香榭丽舍的街景,都在纸上。

    仔细想想要是真有这么一段对话,该是件多么浪漫的事情。那到底是有没有去过巴黎呢? 说没去过吧,确实是没有去过;说没去过吧,巴黎的行迹却是跃然纸上。想要去巴黎这么一件奢华的想象在纸上已经被满足了不是吗?!

    都说法国是浪漫的地方,那里有着他们难学的独立语言,有举世闻名的香水和铁塔。

    我常常在看广告,那些以浪漫为主题的作品,都以法国为背景来拍摄。要是广告由法国人来拍的话,那是最好的,可以看到那些泛黄泛紫的光晕,还有被光晕照耀下的、镜头里的一切。电影里也常常有法国的场景,房子、街道、草地,还有那不实际的枪战跟追车镜头。

    事实上,我对巴黎知之甚少,也仅仅是化作“希望”,希望有天能去看看。

    真正的希望,是不会因为想象而停止的。巴黎,还是要去的,那里的浪漫不要仅存在脑袋里,该去看看那些不同于文字的感同身受。

    在山木培训的新概念课堂上,老师问我们关于旅行的事情。她问出过省的有多少?有大约三分之二。她又问出过国的有多少? 接着就鸦雀无声了。

    老师说,她也没出过国,大家可以把出国旅行作为目标。我随后接着就开了小差,因为要去旅行,到底是去哪好? 既然有那么多地方想去,那还是找个机会去趟法国吧。从那里买些明信片寄回来,拿到真正的宝丽来照片,把这些东西留给自己或是分给韩婕,当做关于《纸上巴黎》的小纪念。

    《纸上巴黎》,无非就是把巴黎写在纸上。纸上,可以写太多的东西。

我又在想象,我是摄影师或是造型师,想象关于韩婕一个人在巴黎的场景。我是用文字来写,还是用素描来画…这都是可以出现在纸上的东西。

    我为韩婕造型,还是得有她的马尾辫,要有牛仔裤跟帆布鞋。有一个厚重的旅行包。带着大号的耳机,拎着吉他。把这样的她放在我可以想象任意场景里:江南小巷、日本富士山下、澳大利亚的音乐厅、威尼斯的小船上。她可以自由的想、自由的说、自由的弹、自由的哼唱,她可以自由的拍照、写字,可以随性的在她喜欢的地方睡午觉。

    『期盼静静地生活,在巴黎这种矛盾浪漫的城市。在耸立的高楼与默然的老城之间,埃菲尔铁塔的光影将墨迹般的夜色染出星星点点,塞纳河水波澜不惊的流淌。小资气调的香榭丽舍大道里,十七十八世纪左右的阁楼夹成古典浪漫的大道,时间却停留在衣着时髦的现今巴黎女郎身上,中世纪的神话一在被人们赞颂,而信徒也从几个世纪前恍到了如今。带着特有法国气息的巴黎圣母院,阴郁而悠长的记录着那些不同平庸的历史,在有些昏暗潮湿的天气里,优雅又落魄,边边角角的精致哥特式风格与摩登的世界格格不入……这样子,走过现代气息的大道,穿梭在历史痕迹厚重的小道,满心欢喜。』

   『如今的我们,却只能都是纸上的一次漫长旅行。有着对不可知的妥帖与向往,也有对如今不顺利的失望与感伤,一如既往的吵闹着去征求一个足够强烈的美好许诺,也退缩与彳亍不敢前行,寄希望于安静的等待一份既定的幸福。可是,除此之外,又鲜少再有选择。除去期盼岁月的静好与现世的安稳,再能行者已是了了。』

    我写东西果然是没有韩婕写得好。终了,还是得由她的话来做结尾。

   『这样子去纪念同样期待离开与旅行的孩子,在这疲惫的当下,已是奢侈,足以纪念』

 

B.关于《纸上巴黎》

    巴黎,在这个冬季。被当做礼物写在了纸上,作为韩婕送给自己的十七岁纪念。

    “纸上巴黎”这个名字起的相当好,想想就会觉得浪漫。

    我忘记了是在去年的哪月哪天,我从同学的手里抢到了这本书。这是搁在平时都不会被翻看的校刊。没有办法,上课无聊又没新书可看,才会跟另一个同样无聊的人那里撕扯这本书,终于在被扯下半截封面的时候他才罢了手,默默地从袖口里掏出手机,找了一本课本来做掩护,继续他的无聊事业。而我也是对这本已皱巴巴的《淄水》随手一翻,从此便被订在了“巴黎”上。这本《淄水》里,我只看过《纸上巴黎》,没再看过其他。从此,它也变成了宝贝被某人永久的收藏了。

    我看“巴黎”都不数自己看过多少遍,说是纸上巴黎,其实它并不是在写巴黎。文中写到巴黎的地方实在是不是很多,更多的是写的她自己。她所描述的场景有太多让我感同身受。我想背些段子,但是要背的段子几乎就是全文了。

    文章里面提到了陈绮贞,我带着好奇去了解了她。《旅行的意义》被很自然的爱上了。之后回过头来再看她的“巴黎”,脑袋里情不自禁的重复着“旅行”的背景乐。发现韩婕跟陈绮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在巴黎里处处可以看到“旅行”的影子。我在想,这篇“巴黎”是不是韩婕对陈绮贞的答复,就像我正在向韩婕的“巴黎”答复一样?

    《纸上巴黎》在校刊上印着,里面的关于巴黎的彩色图片在被黑白了之后显得斑驳。后来有在韩婕的博客里看到它的原版,全文只有一张图片,很温暖。文字很干净。可是我认为,如果别人要看她的“巴黎”,最好是先将它印在纸上,让文字有一个属于文字的归宿,再慢慢地体会她文字的意义、让《纸上巴黎》有一个真正属于纸上的意义。

 

C.韩婕

    我所认识的韩婕,是一个安静、低调并且有书卷气息的女孩子。如她自己所说: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生,不会打扮自己,不太善于与人打交道,成绩尚可,写字娱己,在学吉他,唱歌自听,有自己的小思想,喜欢独处或是和朋友在一起。其实就是一个小女生。她有着作为小女生的捣怪脾气跟不同于小女生的文字天赋。她确实很漂亮,并且有一双更漂亮的眼睛。形容她,就像铁凝形容香雪那样。

    总之很明显,这小丫丫一看就不懂什么是骗人。

我是在高中刚开始的时候就听说过她,当时正是各种社团百花争艳的时候。到了高二才算是正是认识她。她在学校的广播站要不就是记者团里,她负责校刊的文字编辑。而我则活动在心理协会,是跟她所在社团没有交集的另一个地方。所以从我看到“巴黎”,开始崇拜并关注她,一直到毕业的这一年多时间里,跟她没有语言交流。就是两个陌生人罢了。

    说是陌生,其实并不陌生。我跟她的好友圈取交集的话,还是有那么一个共同人的。从我关注她的那时候起,断断续续的从这个共同点那里听到她的消息。听说韩婕写的字很秀气、听说她对她的数学成绩很苦恼、听说她很喜欢李清照、听说她学过吉他…… 我很是兴奋,终于算是找到了同她的共同点。我真的有那么一段时间特别想跑到她面前,揪着她的领子说:哎,你也喜欢李清照吗? 我也喜欢诶。你喜欢吉他吗?哎呦好巧,我也喜欢。你数学不好吗? 我靠、咱们怎么这么有共同点啊……。

    还好有个叫冷静的玩意跑出来拉住我,没有让我真的出现在她面前。事实情况是在我不看宋词好多年之前,我确实是喜欢过李清照的,但没有到达那种巅峰造极的程度;她在学吉他,而我是在失恋后神经抽搐买下那么一把吉他,还是个古典的,不会弹;她的数学是弱科,而我只有语文是及格的……更何况出场的时候,还要揪着她的衣服领子…>.<。

    我跟韩婕倒是有过几次相遇,那是在运动会、停车场还有步行街。简单细数相遇的次数不超过五次,每次相遇的场景在日记本上都会演变成大量的文字叙述。省略下来也就是一个最最简单的过程:对视、微笑、点头示意、走人。没有别的什么对白,连点头打招呼也仅仅是因为之前在高二有认识而已。我总是在想,为什么在跟她遇见的时候不出点意外..比如说突然来辆车、她掉本书、开次鞋带,再或者是别的什么。至少有一个可以帮到忙的机会,至少有这么一个可以说话的机会,有这么一个认识的机会。但还是,什么意外也没发生。

    我有在学校的人群里无数次的寻到她,算是偷窥。看她跟她的女伴们走在一起,她的笑很漂亮,和着课间那带着温度的阳光一起映入眼帘。我想找个能拍照的东西留住这幅画面,可是我没带相机也没有手机,周围也没有人。

    毕业后返校交发展报告的那天,我是带了相机去的。我在操场旁边的凉亭里抽烟,韩婕跟她的女伴们围成一团说笑着慢慢前行。我拿出相机拍,可是距离太远,拍不到她。我就干脆跑到校门口,迎着她们走来的方向。可是,这么近的距离,偷拍是不可能的。我就这么站在校门口,手里攥着相机,看着她走来,在校门口擦肩,再看着她骑车远去。手里拎着一瓶没喝完的矿泉水。

    巴黎的浪漫主义世人皆知,巴黎的奢侈潮流也是无与伦比。而韩婕纸上的巴黎,只有浪漫、没有奢侈。她写的,不过是对巴黎旅行的浪漫向往,写那些不同于旅行的残酷现实,她在写她自己。仅此而已。

    那么,关于韩婕的故事,就这么的结束了吧。

 

D.关于单人旅行

    “巴黎”之后,出现最多的词汇就是“单人旅行”。或许是因为那太爱自由的心被“巴黎”召唤了出来,也或许是因为新浪微博上关于“旅行忘却悲伤”之类的话,再或许就是那些唯美的风景图画。总之,我也有在计划自己的单人旅行。

    脑袋里的想象,常常因为些莫名其妙的小事情而引发成滔滔不绝的文字。而我的那些,是因为凡客里又推出的新玩意。我在白纸上写出一句“如果我有钱…” 下面便是一堆想买的玩意:双肩包、单肩包、咖啡杯、保温杯、钥匙扣,还有那些休闲的西装、衬衣、棒球帽,还有还有帆布鞋。之后再从凡客跳跃到淘宝上:雅马哈的木吉他、美邦的针织毛衣、尼康的D7000还有就是带地图跟wifi的移动电话…

    想到这一切,无非是跟单人旅行有关。我有在计划我要穿什么衣服,背什么样的包,包里放什么样的东西,还有要不要带吉他。甚至我都想到了在什么地方买什么样的烟、在什么交通工具上听什么样的歌。

    之后,写满满的A4正反面,然后安静的撕掉。思绪被拉回现实。事实是我没有那么多钱。

    去旅行,只要是能离开家,去什么地方都可以。都可以叫做旅行。

    再次有空的时候, 进行关于旅行的想象。我发现的计划中的旅行都在一堆物质基础之上。我后来给那些碎纸片下定义:这不是旅行,这是购物清单。那不是旅行,那是度假。

    红枣说:“有时候,我会想象,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听着CD背着书包,简单的扎一马尾,穿着干净清爽的衬衫,坐在火车上开始流浪的生活。”于是,在我这边又有了新的名词——“流浪”。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旅行,无牵无挂,可以随意的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可以到更多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可以被期待中的景物打动,也可以为了意料之外的小事情流泪。偏偏有人如此,背一把吉他,带100块钱,从熟悉的地方到陌生的地方,自己养活自己,并且生活的很好。

    我总是在期待这一天。


E.《纸上巴黎》的感同身受

    『这样略有些尴尬的表达着自己心中想说的话,却觉得每个句子连平铺直叙也已经做不好。很多时候看着一些人的行旅,想要给他们的文字找些意义,给照片找些可以寄托的理由,但最终还是觉得,这就是一种生活。一个人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走走停停,有一张干净而平淡的脸,拍些漫无目的的简单的照片,住不大却整洁的旅馆,略有些文采,有大把的好时光可以用来“浪费”,便是再好不过的生活。』

    『有阵子受了些挫折,写下来了很多华美而绝望的词藻,在如今看来,却有些烂俗矫情,并不是当时的情感不真切,只能因为现在那种感慨已经不再。所以这个世界,连让我们深切体会笔者心情的机会也很少给予。』

    『这样子,一个人写些有的没的的日子,似乎已快成了残景,只能剩一个记忆里的背面,不复畅然的笔触。如今的生活,有着写不下的无奈与尴尬,站在成绩摇摇摆摆的位子上,面对自己的希望与未来,一个人,索然离群。一个人吃饭写信上课看书,一个人在体育课上穿梭在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圈子,一个人的孤单,有时似乎也是一件有些羞耻的事情。大概也是那种向往孤单又害怕孤单的人,看着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在时间的洗刷中,疏远而客套起来,才发现那些相处甚密的年岁已经不着痕迹的行走掉了。』

    『于是听久石让,听陈绮贞,想要记下些许,又不知用怎样的笔调,迟迟难以下笔。很多时候,想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安心去码些字,但是总归是一个奢侈。』

    『如今站在这样子青黄不接的过渡年岁,那些曾经奋笔疾书的青春岁月已经去悄然替换成分数可怜的数学卷子,常常一只手撑着脑袋,昏昏沉沉的在函数与数列间变来变去,也或者,在一板一眼的作文模式中,渐渐丧失掉了写文章的能力,而,总归无法改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23aa9c0100h59e.html——《纸上巴黎》原文地址。

 

F.尾声

  『街道作衬,背景昏暗而缓和,夜幕黑得毫无预兆,灯火阑珊依旧,人已不复。』

  『我想要离开,奔向物流华光的繁芜,奔向虚无的假象,奔向明媚的电影中不真实的镜头』

  『在一点点的堆砌中,心中的巴黎,在一份纸上的印象,透过零碎而杂乱的记录愈发清晰,哪怕只是一份鲜少合乎现实的纸上勾勒,也是一个完整而不乏真切的旅行。』

 




评论
热度(3)
© 臧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