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得到就不会有患得患失的恐惧。

不懂我的人,看不到我的心。不是你看不到,是我偏不给你看。

我U盘嗝屁了。

没丢,只是不小心被格式化了而已。丢了3000张照片。

 

<一>

当时尿sui事儿一个接一个,照片没了还是小事。

那时的情况是,老子先丢了手机、再丢了身份证、最后才格式了U盘。

主要是当时还失恋了。

 

那时天天都在失恋。我都追她大半年了,她就是对我没感,还偏要跟我做朋友。

妈的、那也是失恋。

所以我就说:手机丢了可以再买、ID丢了可以再补办,但是你不在、你要我怎么办?

 

除了关于她,一切都不痛不痒。

 

手机是08年买的MOTO V3ie,现在淘宝能买到120块。比我当年买的时候少了个0。

手机早晚都要换,这眼看就换了,TM的我也不能给它养老了。

U盘里是我从开始到现在拍过的10000张照片。

我拿U盘数据恢复工具想再搞回来,结果就忙活了一晚上、换了仨国产数据恢复软件。

我只记得其中一个是金山出的。

操他妈、三个程序恢复到最后都是TM收费的。奶奶的、你要我说什么好?!

最后,从电脑店里寻了一外国软件,找回了7000多张。

我已经很谢天谢地了。

(本来都不想找回来、然后觉得以后写博客写日志什么的没图很狗屎,所以我就去主动修复了)

 

仔细一萨玛、丢的照片:一组跟王彤类似情侣的合影、一组邀请小雨做模特的图组、08年进7中前拍的黑白影像_里面有我第一张人体模特摄影_那是我第一张自拍...其他就不记得了。

 

王彤气的咬牙跺脚,我说那张照片可以补拍,她说:拍不了、那时的你多单纯。

 

<二>

我在青岛不容易。那么狗屎的地方,就我自己一个人。

认识宿舍里一堆基佬,是我在青岛唯一的收获。

腾腾说:喝了酒的你是最好的你、那时你一点都不计较。

他这么说是因为我平时很计较。  计较时间、计较工夫、计较钱、甚至连卫生纸都计较。

所以他们看不惯,所以都说我小气。

我想骂句“操!”,但我没有。我依然笑着点头默认,因为他们说对了。

“没办法,你们大方你们尽可能的多出点呗。每次都跟我计较这些、每次都盯着这些、你们能比我大方到哪去啊?”

“我不吃你们的、不用你们的,我自己能自足。我给了你们我就少,我少了我也不跟你们要。”

啊、其实是这样:“我有什么用什么、有什么吃什么,没有也不跟你们要”。我觉得这样挺好。

但后来我发现、我只是对你们这样。

问问神仙、问问斌哥、问问那堆高中出来的人们。我不记得我曾这么不地道。

可能是,我跟你们这个团,比不上我跟我们的老团关系更铁吧。

 

<三>

我关了空间。因为实在是太麻烦。

后来又打开了。纯粹是因为跟王彤的照片。

情侣装、情侣拼图、说说笑笑。 但我们不是情侣。

真要是情侣的话、拍不出那样的照片。

实话:跟她在一块,神马失恋失利不开心的统统去死了。她给我的是女朋友永远给不了的、永远_给不了的。

王彤比我女朋友重要。

 

<四>

照片,又是他妈的照片。

不是因为照片,我才不会写这玩意儿。

我从相册里看到了跟小雨的合影和跟王彤的合影。那是丢失的3000张里的。

与此同时,我还看到了我们的坝上草原罢课春游。

                                   我们的青岛预备役高炮师。

                                   我们的毕业、最后的午餐。

                                   你们留给我的最早的留言。

 

我其实很幸福。

春游的人各奔东西、打炮没被炸死的人都在青岛、7中老师还在7中_7中毕业生还没放假、留言的人们_现在有几个还在联系呀..。

 

<五>

都是照片惹的祸。


评论
热度(3)
© 臧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