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得到就不会有患得患失的恐惧。

何人梦里烛影残

A.写给N。

在最近的时候我一直在说你的名字。

这里不像咱们那个地方。要是在之前我这么说起你的名字,他们会讨厌、反感,会发出一片嘘声。这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是我把我们的故事讲过千百遍,把你的名字提过千百遍。因为我只是很想你。可他们讨厌我的重复、讨厌那千百+1遍的重复。

这里却是不一样。这里没人知道你,也没人认识我。当我说起你的名字,说起我们的故事,也许没有人会听、也没有人会记住。因为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们的故事不过是沧海一粟,不过是大千世界里渺小的尘埃。

我是想说,这颗尘埃对于我来说形如宇宙。他们可以没有我们的故事,但是我不能没有我们之间的记忆,不能没有你。

 

B.写给N。

晚上我在听《温柔》,理所当然想到你,于是很想哭。我无法将我的悲伤立即告诉你,感受到无限的孤独蔓延,很想牵着你,把我们羁绊的线加粗巩固。可是你编织给我的现实梦境让我迷茫。以前总想着我们的坚固的情感是能承受风雨打击直到沧海桑田,海枯石烂的。可是现实却扦插进来,轻而易举剪断我们那条线。

在你面前,无论再过几万年,我还是个脆弱的人。每每当你悲伤的时候,我却是不敢靠近。我感到自己的逡巡,徜徉在你周围,我无法走进你身边对你说安慰你。我很喜欢安慰别人,却无法安慰你。

人一说起过去的事情是滔滔不绝的,我听厌了他们的、他们也听烦了我的。不知道人们在那滔滔不绝里渗入了多少新的“滔滔不绝”,我只知道我没有,因为经历都用在第一个滔滔不绝上了。

是我突然在发神经,是我突然莫名其妙的悲伤。每到深夜我沉浸在自己的文字中时,我总忆起我们彩色的过往,那些照片、文字、声音简直是你施撒的毒药,令我迷醉在自己的莫名其妙里了。

最终没有掉下眼泪。 

 

C.猴姐。

我在看郭敬明的书。他的字营造出的气氛,就像是我现在周围的气氛。我觉得我像他,落寞,忧伤,又假装没心没肺。

如果看韩寒的书,那会觉得很尖锐,直白,敢于面对惨淡,有种不易摧毁的坚固。所以我不怎么喜欢郭敬明。就像..有时候不怎么喜欢自己。

 

这本郭敬明的书是你送我的,书是你看过的。每一页都被你看过,都被你翻过,顺着纹路褶皱,上面留着你的气息还有你的旧时光。

其实,我不是在看郭敬明,我是在看你。

 

D.写给N。

我和我的女同学在校门口遇见。我们聊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

她旁边站着她的女伴,我看了那女生一眼,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个女生,好像你呀。

我不知道我在校门口站了多久,不晓得没跟她打招呼算不算失礼。直到再后来,回想起那个女生的样子,好像跟你也没有哪里特别相似。

总之,在那一刻。说是我灵魂出窍也好。我看到的,就是你。

 

E.臧臧。

秋天是会下雨的,下的还是冷雨。

雨下在一个周末里,偏偏是周末。我被困在宿舍里。

事实上我是有伞的,还是一把双人大伞。实在是因为这雨冷得吓人,也实在是因为没有与我同行的人。一把大伞太空旷。

孤独加上冷,让我没有要出门的心情。

 

F.大学。

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用罢课来抗议学校换我们班主任的事,到后来秩序混乱到无法控制的地步。我们每天都不去教室,窝在床上等着自然醒。

他们笑言说高中时逃课心里蛮紧张,到了大学是想不去就不去,心情好了就去上节课。

 

G.群发短信。

语文课,老师给我们讲到了2012。他们在讨论外星生命及宇宙,我却深陷在2012里不能自拔。

我发信息问:在末日前一天,你有没有勇气跟喜欢的人表白?

 

H.周末。

我跟卫星出差去青岛城阳国货。他在那里找了一份代理的生意,我是纯粹出于无聊才陪他去的。

国货那里有好多家商场,也有很多的人。小女生三五成群的蹬着脚踏车在步行道上晃悠,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小时候。大约也是上初中的年级,一堆人骑车一小时,从村子骑到城里,在大商场里逛、在步行街上晃。什么也不买,然后再一路辛苦的回家。

这是我们的周末。

我觉得有意义的青春总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着,比如我想把以前做过的事情重来一遍,可是怎么都没有了感觉。

 

I.N。

有的时候闲得无聊。我所谓的无聊被舍友们戏称空虚寂寞冷。我就在想要是真能来个人就好了。不就是恋爱嘛,再谈一次呗。

可真到是被人追的时候,我脑袋就又空白了。我极力的解释说自己有喜欢的人,并且一再的提到你的名字,还拿出我们唯一的合影。然后看着她们失望离开。

你的过去和回忆在我心里就像是胶卷,很脆弱,见不得阳光。我抚摸手上仍未痊愈的血痂,我曾用口沫濡湿它使它别撕心裂肺的折磨我。我怕我俩的镜头受不住我的控制,越拉越远,再远,我怕,可每当面对你,又嗫嚅了。

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不再像之前那样依赖你了。我告诉自己已经不再爱你,我也发现我爱不上别人。我只记得你当年跟我说过:“一个人,挺好。”

是的,我现在也是一个人。挺好。

 

                                                                

                                                     from :臧臧/红枣。

                                                        联合创作。


评论(2)
热度(1)
© 臧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